一口鹜青馅儿的青椒

豹冬/冬叉/拔杯/亚梅以及各种冷cp爱好者,开始复建。

《咫尺》

复建Day1,一个拼拼凑凑有感而发但又没什么意义的片段。
配对:冬兵/叉骨,斜线无意义。

叉骨和冬兵之间只不过一条被无限对切的线,他们分别站在两个没那么规则的端点隔岸眺望。

起先是身份,后来是立场,再变成阵营。

那线在尔后几十年光阴里被硝烟和血肉打磨得愈加粗糙又短得捉摸不到,近得只要他们放下枪支弹药便可以接吻拥抱,而过往的林林总总却扎入胸膛轻易将心脏烫伤。

于是那点算得上卑微的距离便从未成零,那两个黯淡的影子也未能融成个圆。